用户名:
密码:

团圆饭

时间:2015-12-18 10:03来源:《北京旅游》杂志供稿 作者:小宽 点击:
每个人心中都有一顿年夜饭,上海要吃蛋饺,广州要吃盆菜,湖南少不了腊味,北方是饺子,南方是汤圆,不同地方总有自己过年的方式,不同人家也会有自己的传统。年夜饭其实是团圆饭,一家人围坐,其乐融融,吃什么反而是次要的事,重要的是准备这顿饭的时光,对

在一个工业化的都市里,对过年种种经历的追忆,是一次集体抒情,也是站在此地遥望彼时的感怀。只是越长大,越近乡情怯,明知时间变了,怀旧于事无补,但依然期待一顿团圆的饭桌。

春节日益临近。每到过年前的几天,我就心惶惶,似乎听到一个暗处的声音反复跟我叨唠:你妈喊你回家吃饭。

我的老家在河北的一个小镇,当地美食乏善可陈。过年对我来说是个过去式词汇,如今许多仪式都在工业化的进程中逐渐衰败。小时候过年前要杀猪,我和爸爸去赶集,买年货。那是上世纪80 年代的末期,空气中似乎有“年味儿”:鞭炮屑的火药味,熏肉味,大白菜味,冰冻的带鱼味,葱花炝锅的味,蒸年糕味,油坊的芝麻香油味,刚写好的春联未干的墨汁味,洗澡堂子里的蒸汽味……爸爸会买许多年货,放在自行车后座上,再慢慢地骑回家。

此时妈妈已经在家准备过年的馒头,蒸上几笼,柴火烧起,屋子里都是蒸汽。奶奶手巧,会在过年的时候动手做一些别致的面食,剪出几个刺猬,用红小豆点缀做眼睛,做成兔子,还会费心地做几个面老虎。

妈妈每到过年才会熏一次肉,锅底放糖,肉煮好了,放在铁质的烙子上,上糖色,最后腌制到陶制的坛子里。这是我小时候美味的极致,我经常受不住诱惑,偷偷掰一块迅速放到嘴里。

年夜饭是最隆重的一顿饭,我要给长辈拜年,穿上之前觊觎已久的新衣服,吃饭之前先要在院子里放一挂鞭炮。煮饺子,妈妈做鱼,红烧肉,少不了年糕,鱼一定是有头有尾,家里所有的灯全部打开,即便在这天失手打碎一个盘子,大人也会说“岁岁平安”。

这只是我记忆中的一顿年夜饭,也是华北平原寻常人家的一顿寻常年夜饭,未曾隆重,却也热闹,不善烹饪,却也美味,一菜一味都融入记忆。

每个人心中都有一顿年夜饭,上海要吃蛋饺,广州要吃盆菜,湖南少不了腊味,北方是饺子,南方是汤圆,不同地方总有自己过年的方式,不同人家也会有自己的传统。年夜饭其实是团圆饭,一家人围坐,其乐融融,吃什么反而是次要的事,重要的是准备这顿饭的时光,对这顿饭的期待。一顿饭传承着中国人对于年的认识。

如今我已经取代妈妈,成了家里的大厨。我的年夜饭菜单每年也缺少变化,会做一条鱼,但不是清蒸,而是垮炖。这几乎是沿袭了我妈的做法,哪怕后来吃过千山万水,味觉的记忆总是存留在童年。也会做一份红烧肉,我爸每次都会在旁边观摩,记录下做菜的程序,然后说:我为什么每次做都不如你做得好吃?

好吃的哪里是肉,我每次吃别人做的垮炖鱼也觉得不如我妈做得好,每次吃别人做的炸酱面,烙大饼,包饺子也觉得不如家里香,这其中无关技巧,只关亲情。我鼓励各位都学习几道菜,做得滚瓜烂熟,不是为别的,只是为了在过年的时候,能给家人做一顿团圆饭。

春节,也是一个农业文明的产物,在旧时,农闲了,才有大把的时间为过年做种种细致的准备。

在一个工业化的都市里,对过年种种经历的追忆,是一次集体抒情,也是站在此地遥望彼时的感怀。

只是越长大,越近乡情怯,明知时间变了,怀旧于事无补,但依然期待一顿团圆的饭桌。

小宽,原名赵子云,媒体人、业余诗人,著有《饭否》《青春饭我们都爱重口味》《100元吃遍北京》等畅销书籍。
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1)
10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
用户名: 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
精品图书在线阅读

鱼和熊掌你要哪一个:选择和放弃的艺术

作者:吕叔春

辩证法告诉我们:不要为一棵树而放弃整片森林,不要捡了芝麻丢了西瓜。其实,人生中常常面临,你需要放弃暂时看来最好…

栏目列表
推荐内容
热点内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