用户名:
密码:

汤中一奇是胡辣

时间:2016-08-26 18:26来源: 作者:王来青 点击:
我的一位同事是内蒙人,早两年从工作多年的河南南阳调往重庆工作。前一段,他到郑州出差,我约他吃早餐时,他稍犹疑,说道:“咱还是去方中山吧。” 方中山是个人名,但朋友说的其实是一个名叫“方中山胡辣汤”的小吃店。路上,朋友还强调:“我这两天嗓子不

 

我的一位同事是内蒙人,早两年从工作多年的河南南阳调往重庆工作。前一段,他到郑州出差,我约他吃早餐时,他稍犹疑,说道:“咱还是去方中山吧。”

方中山是个人名,但朋友说的其实是一个名叫“方中山胡辣汤”的小吃店。路上,朋友还强调:“我这两天嗓子不太舒服,到那里,我喝豆腐脑,你喝胡辣汤。”及至到了目的地,临盛饭时,我还是随意地又问了问同事:“真不喝胡辣汤?”同事就“嘿嘿”笑着回话:“你这家伙,真坏。那就还喝胡辣汤吧!”

“说句实话,不是我临时改变主意,这玩意对我真有诱惑力。”同事舀一勺胡辣汤入口,咧着嘴说,“一段时间不喝它,还真有念想。”

说起这胡辣汤来,对它有念想的,可不是个别人。我的外婆,80多岁临去世时,还念叨着想喝两口胡辣汤。可惜她是在上世纪80年代的农村病榻上说的,附近没有胡辣汤小吃店,满屋子亲人也难以满足她这个心愿。现在想起,我心里还酸酸地遗憾着。

其实,外婆生前想喝的胡辣汤,还不算正宗。这是我到了郑州,喝过了省城的胡辣汤后才知道的。我就想,要是能跟外婆一道喝上一顿正宗的胡辣汤,不知她老人家会觉得享福享成了啥样子。

这种让我一喝就对上口味的胡辣汤,是逍遥镇胡辣汤。

逍遥镇的胡辣汤,据传说可追溯到北宋末年,一个在“靖康之难”中逃离汴京的小太监,流落到周口西华县境内的逍遥镇码头,将从宫中所带“延年益寿汤”配方献给一收留他的王姓老汉,后经改良而成一方名吃。

一说为明朝时宫廷小吃。明亡后,御厨赵纪携带药膳“御汤”配方逃至逍遥镇,因得一胡姓人家收留,遂将“御汤”配方传授于恩人胡老汉,这“御汤”经演变就成了“逍遥镇胡辣汤”。

不管这逍遥镇胡辣汤是源出于宋朝的宫廷也好,还是由明代的“御汤”演变而成也罢,说白了,这些传说都是为了让这一民间小吃沾上高大上的皇家血统,好使寻常百姓喝此汤时悠然怡然,生出“旧时王谢堂前燕,飞入寻常百姓家”的自豪感来。

以我揣度,倒是觉着这逍遥镇胡辣汤的起源还有一说靠谱些。据说,这胡辣汤原是味道平和的养生面糊汤,一次,有行商在逍遥镇一小吃摊喝汤,店家不慎将行商放在汤锅前的一瓶白胡椒粉碰洒到了汤锅中,卖汤的不忍把一锅汤倒掉,就随即用勺子搅拌后自尝。这一尝不打紧,那味道竟是难以言表的奇妙。盛来端以售客,随之迎来一片叫好。

有人就好奇地问店主,这汤到底叫什么名字。店主一笑,随意回答:“胡辣汤。”其实,按他本意,就是“胡乱辣”的汤。

这“胡辣汤”也确实有点“胡乱辣”的意味。说是胡辣,它却不用辣椒,主要调味品就是胡椒粉,再辅之以八角、桂皮、豆蔻、姜末和传统的油、盐、酱、醋、葱末,等等,好像乌七八糟的。缘此,一锅胡辣汤就显得底蕴丰厚,在辣味统帅下,让你的味蕾如何也辨不清它“胡乱”混合出的绝妙。

正所谓“师出一门,学养不同”,这胡辣汤在河南流传了大几百年,以致到2003年,被中华烹饪协会授予“中华名吃”名头,仅逍遥镇外出做胡辣汤的就达万人之众,但真正把“逍遥镇胡辣汤”做得开了许多连锁店,店外常常排着长队食客的,也是屈指可数几家。我和同事去喝的“方中山胡辣汤”,算得上逍遥镇胡辣汤的一家代表。

正宗的逍遥镇胡辣汤,目前多为两种主打产品,一为加了牛肉的,一为加了羊肉的,高汤里面大都有木耳、黄花菜、海带丝、豆粕或面筋等,面糊糊则多为粉芡勾兑。目前比较有名的逍遥镇方中山胡辣汤,呈浑黄色泽,更有香味,我估计是用炒面加了粉芡调制的面糊,但这也仅限于估计而已。它一定有着更为“胡乱”的配方,秘而不宣。因此,就更能在胡辣汤中独树一帜,培育出自己的食客群。

说来说去,这逍遥镇胡辣汤到底喝着是什么滋味呢?以我的口感,就是带着胡椒麻麻的辣味,腻腻的面糊一入口,就有种浑厚的醇香,恰好契合了黄河流域的百姓朴拙厚道的特质,跟清纯的杭州莼菜汤能形成截然不同的韵味。如果说杭州的莼菜汤属于明月下的小桥清涓,那么,逍遥镇胡辣汤就该属于平推着东下的黄河奔流。一个轻灵婉约,一个热辣豪放。但任我如何比喻形容,都是不准确的。这正应了一句名言,“妙处难于君说”。

诸君若有兴致,我甘冒“托儿”之嫌,建议你不妨找机会去尝尝这种其貌不扬的小吃。

说到这里,我想起了几天前招待的一位来自北京的文友。一天早上,我招待他的早餐,就是“方中山胡辣汤”。尽管他品尝前我已提醒这汤有点辣,他也表示能消受得了比较辣的食物,但一勺喝下去,还是辣得咳嗽起来。稍停,他再来一口,细细咂摸后,便连连点头:“这味道,说不上来。不过,过瘾!”复而又说:“这玩意,要是在大雪天喝会更过瘾,喝得人通体都是热乎乎的。”

我喝着这麻辣麻辣,烧得嘴巴热乎乎的“中华名吃”,尽管已体味到这一小碗几块钱的胡辣汤已喝出了文友间的情分,还是带点美中不足的遗憾对文友说:“这家胡辣汤店真有点牛逼,就不知道整点微辣或者不辣的品种,那样的话,它的生意不就更火爆了吗?”

文友一笑,吸溜着嘴巴呵呵一笑说:“要是那样,它还有这么有名,门庭若市吗?”

我仔细一想,也是。这就像北京二锅头,如果喝起来跟农夫山泉一样,它还能成为一帮“酒鬼”的最爱吗?

 

顶一下
(3)
10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
用户名: 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
精品图书在线阅读

35岁之前要掌握的16条成功法则

作者:沃伦

一个没有掌握成功法则的人,好比盲目航行的船,在“东碰西撞”后,收获的必然是失败。本书是35岁之前成功的“导航图”…

栏目列表
推荐内容
热点内容